周小川:充分重视人工智能对就业和收入分配的冲击
作者: 时间: 2019-11-04 来源: 财新网 浏览次数:0

   甚少公开论述人工智能问题的前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人工智能潜力背后对就业可能带来的冲击作出警示。 

  “现在有几种说法,说不用太担心,像昨天马云在吃饭的时候也说,有很多新东西(工种)出现,问题会自动解决。但是,我们还是要想一想。”周小川如是道。

  11月1日与马云等人一道出席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全球学术顾问委员会成立大会后,次日,周小川在该学院举办的“全球科技发展与治理国际论坛”上指出,有人说机器能承担越来越多规程性(routine)工作,人以后都可以干创新性的工作,“但是在我们人类的群体中,真正有创新力的比例实际上不太高,很难想象以后很多人都去搞创新。”

  第二种说法是,将来机器去干苦活,人负责给机器编程,从而创造大量的编程工作。但在周小川看来,真正能够干好编程工作的人,数量可能也是相当低;而且可以想象,一些简单的编程工作会由机器自动化自己解决,不会把那些简单编程工作留给人去做。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收入的两极分化可能会进一步加重。他称,“就是最高端人才对社会、对生态有越来越大的控制力;一般人的就业会更多地被机器所替代。”

  35年前在清华大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的周小川表示,近几年人工智能快速发展,主要是在一种机器学习的方法——神经网络——领域取得了快速的进展。但是还有一些过去和神经网络并列的若干种可能技术,如类比学习、进化法学习、符号学习、贝叶斯学习等,还有待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和突破。深度学习带来了模式识别(注:也称图像识别)领域的巨大进展,但预期还会有非常广泛的发展、应用领域。

  周小川也认同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科技部部长万钢所说,所有的学科相互之间的融合和结合会带来更大的机会,人工智能加上自己早年研究的自动控制技术,加上ICT(信息通信技术),会对就业产生重大的冲击。

  过去人们普遍认为简单重复劳动会被替代,“最近就连写新闻稿,机器也可以做了。”他还忆及,十年前《彭博商业周刊》登了一篇文章,关于一个电气工程师,如何最后转为医院的男护工,这样从有形部门向服务业的就业转移现象,今后可能会越来越多。

  在经济学中,历来有比较优势的说法,未来不只是人群与人群之间,也要考虑人与机器相比究竟有哪些优势。他说道,当新东西出现后,就会出现相对价格的变化,可能出现一种演变,有人的服务和与人沟通的行业、环节的价格会越来越高,因为人们对它的价值会给出更高的估计;而机器提供的服务会越来越便宜。未来可能在文化、娱乐、健康、护理、餐饮等行业,人会有新的比较优势。

  尽管人会寻找出新的比较优势,但是很可能不会是收入很高的工作,“因而收入分配(差距)仍会扩大,总之,对冲击必须给予充分的重视。”他强调。

  近期在美国总统选举预热过程中,就业、收入分配都受到高度关注。周小川称,当前世界上出现的贸易摩擦和贸易谈判,在很大程度也出于对就业岗位和收入分配的关注,因而公共政策必须对人工智能的发展给予关注。公共政策需要考虑到底应该做哪些响应,引导机器去干什么、不干什么?

  此外他也认为,遗传学、伦理学等各学科对此亦很重要,目前也已有不少电影在做各种各样的科幻设想。

  15年前,一部名为《We will rock you》的音乐剧在音乐“发烧友”周小川看来略带讽刺性。该剧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家叫MusicSoft的公司,开始通过人工智能等办法,替代所有的作曲和乐器演奏。这家公司随后在全球收罗各种存在的实体乐器,把它们都埋到建筑、水泥柱子里。实体乐器就这样慢慢消失,导致很多喜欢音乐的人在全球各地寻找实体乐器。这个故事在周小川看来,“也是很有启发的”。

  “考虑到人工智能对收入分配会产生的巨大影响,现在就需要研究未来对收入分配如何调节。”他称,不仅对传统的公司、个人征所得税,对流转环节征增值税,未来可能要对机器征税,需要研究如何设定税基和税率。

  近来法国带头、欧盟开始考虑对数字服务征税,在美国产生非常大的争议,这也是今年G20及明年G20讨论都会涉及的问题。他表示,经济学界和公共政策界在这方面应该及早作准备、配合研究,既更好地去推动科技的发展,又应对未来的局面。

【关闭窗口】
完场即时比分直播